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焦点关注 > 正文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湛江潜校故事(6)——三场生与死的“比赛”

时间:2020-11-04 16:30来源:未知 作者:宝木

上一期的潜校故事回忆了我校1998年派出的那支潜水小分队参加长江抗洪抢险斗争的往事。为了让大家更细致地了解辜福群、董海峰、黎开明三位同志在抗洪抢险一线的潜水作业情况,更深入地感受他们所面临的困难和危险,更好地学习他们在党和国家需要的时候,冲锋在前、不畏艰险、舍身忘死的精神,这一期,我们从辜福群同志1998年在京参加抗洪英模事迹报告会所作的报告中整理出了三个故事与大家分享。这三个故事都是辜福群同志以第一人称的口吻讲述的,险象环生,惊心动魄,如同三场生与死的“比赛”。

第一场:探险马家闸

8月23日从早上到中午,我们一直在中沙角执行水下作业任务,人已感到十分疲惫,刚回到住地不一会,又接到了要去螺山镇马家闸探险的任务。我们由指挥部的陈洪波同志带路,马不停蹄地到了现场,现场已有几个先期赶到的准备下水的同志,因为该水域情况异常复杂,他们正焦急地等待我们增援。

“异常复杂”说到底就是该水域十分危险。早在20年前修建的这个马家闸,平时作为抗旱引水用,在江边外围垸该闸涵洞有60米长,截面面积4平方米,由于涵洞常年积水,从未有人清理过。该闸门能否顶住一次又一次的洪水冲击和几十天的浸泡,是抗洪指挥部领导的一块心病。该闸如果被冲开,后果将不堪设想。我组织了现场的作业分析,若我们从堤外江面下水困难固然很多,危险也大,但能排除闸门的隐患,因此我们必须这么做。堤上醒目地竖着一块“禁止下水、血吸虫病区”的警告牌,大家淡然地笑着,准备下潜的同志说:“管它禁止不禁止,反正抗洪抢险需要,我就得下。”考虑到潜水作业需下潜5米深,还要穿过60米长的涵洞才能检查闸门及涵洞内的情况,我们在现场紧急制定了作业计划。

根据当地同志的介绍,如果污泥、浊水、树枝、杂物万一损坏或刮掉潜水员的呼吸器,伤亡事故就可能发生。为了万无一失,我当时在堤上全面负责潜水监督与指挥,并亲自掌握信号绳指挥作业,先由郑钢1人缓慢进洞,黎开明暂停洞口待命应急。我们原定每2分钟通过信号绳联系1次,当郑钢进洞5分钟后,没给我安全信号,我马上紧张起来了。随着秒钟的移动,我的心越跳越快,那紧张的心理状态真无法言表。6分钟了,有人说再等等,我却不能自已,因为这水下的作业环境大恶劣了。到7分多钟时,我立即以信号绳指挥黎开明速进洞去,当黎开明顺着郑钢的信号绳潜到洞内约30米处时,发现郑钢的信号绳果然被杂乱的树枝缠住,在火速排除故障后,“顺利前进”的信号立即传到我的手中。我冲到口中的心总算缓缓回落。

不一会,黎开明与郑钢会合,俩人协调作战,仔细摸测,闸门四周安好,未发现异常情况。在不断传来的信号中,报来了“平安”信号,我依然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指挥部领导获悉后,心病也解除了,可以把精力放在其他险段去了。

正当闸门问题探清的时候,第6次洪峰又来临,洪水在一寸寸地上涨,直接威胁着平时露在水面上的闸门排气管口。管口当时已被洪水淹没2米多深了。杂物若流进管口,将会威胁闸门的安全。

“为了闸门的安全,必须把管口堵住”,这就是上级领导和抗洪专家对我们提出的要求。我们察看了现场,了解到排气管位于引桥上,而引桥在岸边伸向江中约有10米远,管口宽度50公分,长有70公分,放眼望去,江水波涛汹涌,浪头一个接着一个,水上无数的漂流物随着急流在我眼前一晃而过,浪大水急,浮物伤人,下水不能系信号绳,水域情况十分复杂。面对这一场恶仗,我召开了战前分析会,决定由我和董海峰俩人下水,事先分别把准备好的棉胎、油布、铁丝系在各自的胸前和背后。

我们一下水,就被急流冲走,没有靠近目标。我们又找下水点,却又被冲走,还是无法靠近目标。我们再找下水点,终于找到了目标,这期间我们的呼吸器脱落过好几次,如若稍有慌张,死神必将降临。为了防止再被急流冲跑,俩人分别在管口各一边,用铁丝把身体与排气管系捆在一起,然后用手先把管口的树枝杂物清除,一方面需用手拨开上游流来的杂物,一方面要解开棉胎堵管口。棉胎展开后面积大,水流受阻,冲击反之也加大,反复多次操作我们オ用棉胎堵住了管口。可是刚出手再用油布包住棉胎时,一个大浪把棉胎冲开了,身体时不时都被流下的杂物冲撞着,我们忍着疼痛迎难而上。管口的棉胎也一次又一次地堵住、冲开、再堵住、再冲开。

紧张地与水博击,我们的体力消耗很大。这时我们牢记江总书记的号令“坚持坚持再坚持”。我们在困难中想出了对策,利用风浪时起时落的水势,钻风浪空子。浪高时我顶,浪低时我扎,反复地较量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把门的两个排气管口堵住、封好、捆实,确保了闸门的安全。

第三场:燕窝镇打捞烈士遗体

8月28日,受到第6次洪峰袭击的燕窝镇围垸,出现了100米左右的缺口,这是一个重大的险情、灾情。有位村干部为了去救村民,被洪水卷走,英勇牺牲。指挥部要求我们打捞遗体,我们小分队3人都争着下水。

面对这一复杂情况,我作为队长、共产党员,说服了他们,带头下水去打捞。当时这个水域的水流特别急,水面漂浮杂物又多,加上水底有溃堤时冲倒的大片树林,水质混浊。各种不利于潜水作业的危险因素都交织在一起,但烈士的事迹感染了我,我一心只想打捞其遗体上来,以告慰领导、村民及其家属。

这时我即乘水流下潜,却被洪水一下子把我冲到离船位20多米远的地方。船上掌握信号绳的董海峰和黎开明俩人4只手合力紧紧把住,稍停一会,轻轻一放,我又被洪水冲到离船30多米远的地方了。人离船越远冲力越大,冲力越大,拉断信号绳的可能性也越大。突然信号绳被树枝干缠绕,此刻我与船上2人失去了联络,于是我只好沿着电杆和树木缓慢地返回,逐一把信号绳的障碍排除,这样オ与船上2人取得了联络。

按照信号绳的指挥,我继续在水底借助电杆、树干,仔细地摸寻,终因水底太复杂,岸上信号催我回返,但此时我已是回游无力了。在信号绳的牵拉下,我才被船上的同志拖拉上船,面色苍白地躺在船上。目睹了潜水小分队同志们冒着生命危险去打捞烈士的全过程,村民们都深为感动,广为颂扬。

 

 f83664e60510128f339ea3c74a96eeb.jpg

    本期故事内容节选自辜福群同志1998年12月1日在国家体育总局举行的抗洪英模事迹报告会上作的报告,题为《发扬中华体育精神 当抗洪抢险水下尖兵》。


------分隔线----------------------------